充满伤感与无奈,天海跟队记者顾颖发表“告别词”

充满伤感与无奈,天海跟队记者顾颖发表“告别词”
5月14日讯?天津天海俱乐部已经解散,长期报道该队的《天津日报》记者顾颖也写了一篇“告别词”,她谈到了自己对于天海这段时间相关变动的看法。顾颖写道:我是从“天海队成为天海队”之后,才开始参与这支球队报道的,算近距离经历了“天海”从诞生到消亡的全过程。这两天,总有人问我“不想说点什么吗”,我基本都回答:不管靠得远还是近,只要关注这件事,一万个人,会有一万个自己认为“是”的解读。假如大家非想知道一些事我怎么想,那我就不延展、不拔高、不猜测、不联想地简单说两句。第一,从头至尾,谁是最希望、也最愿意付出自己的努力,让天海队活下去的?是这支球队本身、愿意与他们同在的球迷们,还有以天津体育局为代表的广义的“天津体育”。第二,怎样看待天海俱乐部原投资人和万通的这“一场交往”?首先,他们的交往是真的,不是一场戏。其次,他们各自的想法和诉求都相对复杂,或者说在不同的阶段,一直有一些微妙的变化。所谓复杂,站在原投资人角度,他们的决策层、话事人,也有一个形成决议,归集、调整、摆明条件的过程,至于万通,原本就存在真正计划出资的万通投资控股,以及被授权代理介入此事,并有想法未来操盘中超俱乐部的合力万盛两个层面,两个层面大原则一致,不过细微之处,必然也需要不断上传下达、统一思想。作为旁观者,几个月的过程中,我自己对俱乐部原投资人的最突出感触是“善变”,对万通的最突出感触是“准备不足”,这个准备不足,可以追本溯源到他们通盘营商计划和入手一支中超球队的吻合层面。其实包括我自己都总有一些类似“为什么这么磨叽”,或者“这件事为什么不能这么处理”的疑问。第三,这件事到底“死”在哪里?双方之前的股权转让计划,其实已经谈得非常曲折艰苦,最终“加时达成一致”,一方面证明双方的接触并不虚伪,另一方面也证明,双方的接触并不是愉快地一拍即合,没有建立起了足够的信任。“输”的导火索,大致就是4月1日股权转让基本被否决,然后“转赞助”这件事。“转赞助”可以让准入变得简单,但是却把双方的合作,拖到了一种“要当个强扭的瓜”纠缠在一起的境地,协议改了一版又一版,直到上周末真正一拍两散之前仍在改,双方的关系也忽远又忽近,“马上能成功”、“估计快不成了”这样的内部信息,连我都听了几轮,直到最后一拍两散,摆不平的,无非是互相的“责权利”,还有更深奥不足为外人道的各自打算。第四,我想说说我的一些个人体会,是不是看下去,大家随意。我一直坚定看好天海能活下去吗?并不是。因为我知道,原投资人和万通,他们的谈判非常艰难,另外围绕着这件事,里里外外形成的“整体气场”,总有一些让我感觉到费解和别扭的地方。但是我也看到了希望球队活下去的所有人付出的各种努力,另外还有一个最基本的判断就是,涉事其中的所有人,都应该有一个“不轻易让球队死去”的大原则,所以,综合权衡下来,关于结局,我也确实一直是偏乐观的。说实话,最后这件事“死在哪里”,尽管我有一个基本答案,也清楚,这件事越耗得时间久,越会趋于是这个答案,可这个答案到来的时候,还是非常令人失望的。这几个月,我也听了不少讽刺挖苦,核心无非是我不爆料,每每如此,我都在想,好好坏坏的基本动态我没落下跟进报道,就行了,其他的“料”,江湖中够多的了,我愿意把嘴闭上。球队、球迷……想让球队活下去的人,被不确定的将来困扰和消耗,被各种各样的“料”包围和打击,够无奈、无助,甚至可怜了,前几天,就在球队又发出一封“按手印的信”求生时,我听说有俱乐部工作人员也想响应,计划今年放弃合同收入,只拿最低生活保障,帮助球队、也帮助自己活下去,我不知道,假如大家换作是我,彼时彼刻是怎样的心情。我没有能力帮他们什么,可给他们一些安慰,让他们能尽量平静地等待结果,总还是可以做到的吧,更何况,当时关于生死确实没有结论。最后我想说,事已至此,也没必要太埋怨或者抨击什么,在现在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下,即便是实力雄厚的企业,有多少愿意投身职业联赛?追本溯源,希望大环境好起来,投资的春天早日到来,是每个关心中国足球人的心愿。至于再一遍遍以客观公正的名义狠狠揭开天海曾经或现在的伤疤,也适可而止才好,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咱们中国人讲究“死者为大”,这是一种对“终结”的敬畏,对人道的顺应,有一份回忆在,让这个“句号”画得自然和体面些,实际上也没什么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