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奥菲勒隔离期蜗居小公寓患幽居病 感觉自己被解雇

谢奥菲勒隔离期蜗居小公寓患幽居病 感觉自己被解雇
北京时间4月2日,跟我们大多数人一样,美国球手赞德-谢奥菲勒现在无比无聊。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目前让每个美国人深受影响,从快餐工作人员到教师、再到职业球手。不过更让人惊讶的是,谢奥菲勒由于房间过小还患上了幽居病。 “我没法出门没法练球。”谢奥菲勒在周三接受外媒电话采访时表示,他目前住在圣迭戈的一栋小公寓里,公寓有2000平方英尺,共有2个卧室。目前加利福利亚州已经暂停了所有非必须的商业活动,还有政府官员出现在私人高尔夫俱乐部,确保没有任何人偷偷去打球。 “我在努力保证精神健康,不过这非常奇怪。”26岁的世界第12名说,“我现在工作缺乏目标,感觉自己像被解雇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工。”确实现在没人知道何时重启,在这次采访结束后不久,新闻爆出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直接取消,而并非像高尔夫大满贯比赛那样选择推迟。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原定在6月29日-7月12日举行,此刻赛事取消无疑给目前赛场中定在5月21日举办的嘉信理财挑战赛蒙上了一层阴影。 “我感觉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,我们都需要找办法来转移注意力,维持精神健康。”谢奥菲勒表示,“我尽量不胡思乱想。这是一个困难时期,我们必须待在家里,这样做是对的,可能大家的精神都或多或少出了点状况,可我们都是理智的,我习惯待在户外,目前的情况的确非常极端。” 由于现在不知道何时才能重返赛场,谢奥菲勒在3月12日的球员锦标赛首轮结束后就再没有碰过球杆。他热爱高尔夫,喜欢待在户外,喜欢把事情规划得井井有条,可是目前他没有选择。随着球场纷纷关门,许多职业球手开始在家练习,在自家后院安装室内模拟器、家用切杆区、打击笼等。但是谢奥菲勒要面临的问题是没有后院,最近他买了一套健身设备,放在了起居室中央。他之前和球童奥斯丁-凯撒都想买套房子,但是两人还没有买到称心如意的房子,疫情就爆发了。所以现在他只能和女友还有一条法国斗牛犬一起待在公寓里,偶尔还要接待他哥哥的客人。“我只想当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,做好自己该做的事。” 对于疫情过后的赛季,谢奥菲勒只希望自己能够稳扎稳打,并不奢求能赢得比赛。他目前已经拥有2个亚军,分别是WGC汇丰冠军赛亚军和哨兵巡回锦标赛亚军。在参加球员锦标赛之前,他已经连续4场比赛成绩排在并列14名至并列24名之间。 “我感觉自己可以随时拿起球杆打球,”谢奥菲勒说。“我可能需要两周的时间才能真正自信起来,无所畏惧。如果必须明天就去打比赛,总的来说我不会感到不舒服。我相信自己能做到。”